我!还活着!

还是那个学院pa后续(....

*ooc
*cp大乱炖
*幼儿园文笔注意
*还有啥。

-
23
期待已久的研学旅行终于来了,地点是温斯顿,住宿暂借在那里的一个旧庄园,听说还有试胆大会。
正常人应该期待的是研学内容。
当然特蕾西同学只是对庄园里的机关感兴趣罢了,什么试胆大会她根本不放在眼里...应该吧。
即使有同组的威廉同学打头阵,她也吓得叫都叫不出来。
她在一片雾区看见远处一个黑影走来,带着礼帽,高挑的身姿穿着绅士礼服,腰上挂着带有玫瑰的手杖,面具使整个人具有神秘感,从面具里隐约传出了用低沉的哼歌声,到这还好,直到特蕾西望见与常人大大不同的地方———好似用钢铁做的“利爪”代替了手,上面还沾有大量血迹。哦,当然是蕃茄酱搞上去的。
不过,在威廉感叹杰克老师这酷炫的装扮时特蕾西已经跑回庄园主屋瑟瑟发抖了。

24
奈布·萨贝达其实很讨厌数学,杰克呢身为班主任听闻后便让离他最近的艾玛·伍兹施行“强制辅导”措施。
即使有教导主任的女儿镇压也无法对其进行管教,不过可以庆幸的是这个体特生并未因此伤害她,只是言语上的各种不服从而已,后来艾玛·伍兹生气了。
班里人都知道,她生气了就没有好果子吃,于是特别好奇的窥探了自习室的情况。
在普通的课桌前出现了一把“造型奇特”的椅子。
然后他们听见了来自艾玛·伍兹对奈布·萨贝达最诚挚的问候。
“玩S()M吗。我把你绑在这椅子上。然后拿着全是压轴题的数学卷给你讲。”

25
那样的行为并没有被判作校园欺凌而扣除学分,因为椅子上的绳子是奈布完全可以挣脱掉的,只是为了不再惹她生气只好配合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听讲。
啊,不过,只有杰克先生知道这个真相。

26
还记得库特和海伦娜吗。
两人初中时就是同学,但是都被班里所排斥。
“库特的故事实在太扯了,听厌了听厌了。千篇一律的套路。”
“不要跟海伦娜玩。她看不见,甚至有时候听不懂我在讲什么。”
因为偶然一次机会他们有了沟通并互相认识。
“你愿意听我讲故事吗。....就像《格列佛游记》那种的,我很憧憬。啊你可能不太明白..”
“没关系的,请吧。我很期待库特同学能给我一场畅快淋漓的世界旅行。...我已经能够听见沙鸥的鸣叫与邮轮的呜咽声了。”
库特·弗兰克,那些冒险故事的确是编造的,但是他给海伦娜带来了最为珍贵的礼物———上帝所赐予这个世界的光景。
直到现在,其实也无人知晓,库特·弗兰克其实从看见海伦娜·亚当斯认真倾听时的神情时就开始对她产生了感情这一回事。

“我想成为海伦娜的眼睛。”
这是特蕾西发现的在海伦娜生日会上的一张匿名纸条上的留言。




FT
我错了。
我又瓶颈了。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