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欧欧西星球的丢人文手(

-依旧描写复健练习
-截图是来自我镜面的诚挚的复健邀请(...)
-冒盲
-依旧是幼儿园描写的超高校级短打。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想用来环游世界。

亚得里亚海环抱的威尼斯、伫立着象征胜利的凯旋门的巴黎、手握火炬圣光照耀着的自由女神像的纽约、亦或是寒冷却因其那一身覆盖着白雪的衣裳而耀眼的莫斯科———无一不是我所向往之处。

我向往海平面上做出优美弧线的飞鸟,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并且世界在它们眼里,是五彩斑斓的、广阔无垠的。它们的脚蹼轻划过水面,随后一掠而起,双翼舞出了赞颂自由的姿态,在青空下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对于除了自己栖息之地以外的地方,也只是听去过的人们描述过而已,视力上的障碍折断了我渴望的双翼,从而不能实现那个过于夸张的梦想。身处于被黑暗笼罩的世界,已经习惯了没有光明的日子。

“海伦娜·亚当斯,愿意接受这个世界对她的不公平。”

即使是三天光明,对于自己来说也不过只是星星之火,并不能像月光那样使黑夜也随之明亮。但那个人的出现,却比星星之火更加耀眼。

“亚当斯小姐,愿意跟库特一起去摘星揽月吗。”

从他的言语中,总能感受到煤油灯在寒冷冬夜里燃烧时散发出的微弱火光以及那使人舒适的温暖;雄鹰划破天际时那矫健的身姿以及它那令人诧异的高机动;站立在高山顶端时触手可及的薄雾云层和清风明月之下流水的浅唱轻吟。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仅仅是这种描述还无法满足,为什么不去亲身经历一场冒险呢?来一次远航,即使那可能会成为一次迷航,即使可能是一次陌路假期。

或许会迎来的是狂风暴雨,海平面也不会有想象中的那样平静到反射出月光的倒影,逐渐清晰的山脊也反倒增添了旅途中的胆怯,冰山、漩涡、强风,都是阻碍远航的因素,这些对于资深冒险家来说绝对不算什么的。毕竟自从库特·弗兰克出现后,眼前就一直仿佛有火光攒动。

那是照亮了自己“陌路假期”的圣光。

“先生,能带我去远航吗...”


评论
热度(8)

© 偷电干嘛愣着啊 | Powered by LOFTER